147|第 147 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九炼归仙神兵奶爸小说章节目录天下第九拜师九叔不朽凡人面具下的神秘爱妻龙乐乐端木爵重生医武剑尊仙宫

2K小说网 www.2kxs.cc ,最快更新宋记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宋记最新章节!

    晋*江文学城首发, 此章为防盗章,订阅本文60%者即可看到正文  “唉。”宋小五则轻叹了口气。

    她刚出生的那段时日不愿吃奶,百无聊赖地等着再死一次, 结果她娘天天以泪洗面, 她看人哭得凄凄惨惨扰得觉也睡不好, 便妥协了一次, 结果,妥协这个东西, 只要开个头, 有一就有二,她就是懒得多想,本能也让她护着这一家子。

    宋小五叹自己本性难移, 再活一辈子也是狗改不了吃屎,只要是自己稀罕的,总想护着, 而宋韧听蹲着小屁股的小娘子叹气却觉得好笑得很,他拿手肘拐了拐小娘子,笑道:“觉得你大伯他们可烦人了, 是罢?”

    闻言,宋小五垂下眼。

    他们是烦,但你跟你的儿子们更招我烦。那些人是外人, 离着她十万八千里, 就是哪天他们死在她面前她连眼皮也未必会掀一下, 可不比这些杵在她跟前的人招她烦。

    宋小五木着脸洗着毛筛, 心想,最初没把自个儿饿死,真是亏大发了。

    不过,嫌弃归嫌弃,宋小五刷完牙,跟着起了床的宋张氏去厨房给她娘烧火,给宋韧下了碗小混饨。

    小混饨里放了点虾皮,格外地鲜,宋韧一连吃了两大碗,把最后一口汤都喝了,痛快地搁下了碗。

    宋张氏在旁边眉开眼笑,送了他出后院的门。

    这时天色稍微有点亮堂了,早间清凉的风微微吹着,吹乱了宋张氏颊边的发,宋韧给她别了别脸前那凌乱的黑发,跟她说:“这两日你就不要起太早了,睡足点养好精神替我送儿郎。”

    宋张氏点头,“知道的。”

    她目送了丈夫远去,回首转身回了院子,就见小娘子带着哥哥们在吃早膳,一如往常,总会关照着兄长们一二的小娘子眼睛一直在瞅着他们,看谁碗里空了点,就给谁碗里再打一勺。

    儿郎们那是又饿又馋,狼吞虎咽吃得稀里哗里,小四郎手不稳把汤洒到了衣襟上,被她眯眼看了一眼,顿时,小四郎就端着碗拦住了脸,缩着脑袋不敢看她。

    宋张氏不由笑了起来,笑罢,她又轻叹了口气。

    儿郎们即将要远去求学,不知何时他们兄妹才会聚在一堂,再复此光景。

    **

    早膳一完,宋小五带了四兄弟去了灶房,亲手教他们做些简单快速的吃食。

    她教比她娘和莫婶教要快,她跟萝卜条们一块儿长大,她的话他们容易听进心里。

    果然一个上午,就是手最笨的宋二郎也知道怎么下油炒菜了,就是还是有点掌握不住火候,炒出来的菜还是有点糊,但比之前炒出的黑糊糊那是不要强太多。

    下午宋小五带他们整理带去青州和京城的干货,这其中一半是几兄弟自己吃的,还有一半是孝敬他们师祖爷的。

    “师祖是进都教书的,人家请他去,就是希望他多育人子弟,他做的好,在书院呆的时日长,你们也能跟着他多念几年,”鸣鼎书院是大燕的最高学府,王公贵勋子弟扎堆的地方,他们这一去,露个脸在以后的权贵面前那里记个号固然可贵,但真要出人头地还是要以真材实学才能立足,多好好念一年的书就是他们多偷来的一年福气,“他老人家年纪大了,为了你们能跟他去,怕是没少花心思,你们要照顾好他,不要反着来。”

    “知道了。”三郎是头一个应声的。

    “嗯。”宋小五没有多说,她只抓大不抓小,成长这个过程是需要萝卜条们自己去亲自体会经历感受的。他们这几个穷小子闯进大书院,要面对这个王朝最富贵也最瑰丽的一面,到时候这几个最大的眼界也只在青州的小子震撼不震撼她不知道,但她能肯定的是,他们要面对的问题不少,过大的差异会不会让他们惊慌失措,就要看他们的心性究竟如何了。

    而心性这个东西坚固不坚固,也得靠时间去磨。

    这都是他们以后能走到哪步,能走得有多远的必备条件,宋小五抬头,不动声色地看着一头汗打包着干货海物的兄弟,头一次认真分析了一个他们这几人的性格和以后可能会发生的走向。

    大郎哥稳重有担当,但这是因他是宋家长兄。无形中他给予了自己很大的压力,他的这种稳重是因身份而起,不是本性,他本身是非常活泼火爆的性子,小时候宋家兄弟在外打的架都是他领着弟弟们打的,而他是四兄弟当中最想改变家境的那一个,因而他也是最急于求成的那个,从他为了他们这个小家收敛性子可以看出,他是四兄弟当中最容易会为家牺牲自己个人的那个人。

    二郎哥看样子憨厚愚钝,但心志却是四兄弟当中最好的那个,粗中有细,且但凡只要他认定了的事谁也不可能改变他,就是他有所改变那也是通过他自己本身,他是四兄弟最不受外物撼动说服的那个,他其实很适合当几兄弟暗中的掌舵手,因为他太会蒙蔽人,不易被人看穿。

    三郎哥非常聪明,一点就透,也是性格最像他们爹的那个,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只要他想讨好人,里里外外都能被他哄得服服贴贴。但事情都有正反两面的效果,太会哄人面面俱到,在有些人的眼里也就显得过于圆滑,这种左右逢源两头都讨好的性格很容易出大事。他们爹是已经出师了,应该说是学乖了,知道天下没有谁都能讨好不出事这种事情,但三郎没有,他太自信,在马儿沟葫芦县自家的地盘当中更是滋养了他这种自信,不去外面吃个大亏,他骨子里的狂气不会有改变。

    四郎哥这个小哥哥就不得了了,读起书来那是聪明绝顶过目不忘,但骨子里极其大大咧咧,可说是聪明才智都在念书上了,为人做事那叫一个糊涂透顶,是那种早上他三哥把他的糖哄去吃了哭得伤心欲绝,没半个时辰却又亲亲热热叫着三哥跟人一块儿追逐打闹的娃。他生来不记仇不记恨,哪天被人卖了帮人数完钱回头还能被人卖第二次,可以说他是宋家唯一的一个需要费心看管起来的人。

    但没有人能说得准谁的一生,最终造就人的是时机、境遇,现在宋家举全家之力给予了他们最好的环境,端看他们谁最把握得住这种机遇了。

    宋小五看了他们一眼就低下了头,但宋家四兄弟被她这深沉的一眼看得不知为何心里有发毛之感,连最不能感觉别人情绪的宋四郎也抬头茫然地朝妹妹那边看了一眼,但他抬头没看到什么,便挠了挠背,自言自语道:“怎么背痒呀?”

    他扭过屁股,背对着宋三郎:“三郎哥帮挠挠呗?”

    **

    这天半夜,莫叔点了灯去套马车,被叫醒的马儿嘶鸣,睡着的宋小五被叫醒摸黑刚穿好外裳,就听莫婶在门外轻声喊:“小娘子,你醒了?”

    宋小五打了个哈欠往门边走去,把门打光,月光恰时洒进来,洒了一地银白的光华,她在月色当中看着背光的莫婶,道:“早。”

    “早……”莫婶笑着摸她的头,“去我屋里梳,还是在这梳?”

    宋小五头朝外抬了抬头,转身去拿了梳子回身出了门去了莫婶屋里。

    老人对小辈的喜爱往往透着一种时间的厚重感,她喜欢莫叔莫婶屋里的那股厚重的温暖气息,那让她感觉平静。

    宋小五在莫婶屋里梳着头,灶房那边起了声响,莫婶梳头的动作就快了,她跟小娘子道:“夫人醒了,我们梳好头就过去啊。”

    “你去,我找爹。”她想去看宋爹哭鼻子。

    今天萝卜条们就要走了,她不信宋大人心里没感触。

    因着小娘子今日要出门跟夫人和哥哥们去青州城,莫婶给她织的辫子比往日的细了点,多分了几条,这般盘作两角可以定好几天,一连几天都无需梳头。

    等梳好头,莫婶赶忙往灶房去了,宋小五回房放好梳子拿了水钵毛筛去了父母屋子,走到他们门口看到门打开着,里面亮着灯光,她没进去,在外面道:“可醒了?”

    “叫爹。”宋韧在里面道了一句。

    “小爹。”宋小五赏脸喊了他一句。

    “就不能好好叫?”宋韧在屋里摇头,“进来,爹这还有事。”

    宋小五走了进去,看他在灯光下提着笔,放下水钵朝桌子走了这去,在他身边的春凳上坐下。

    “你陪爹坐会,爹在给你师祖写信。”

    “还没写好?”

    “临时想起点没说的事。”宋韧一夜未睡,之前他千思虑万考虑,以为自己的考量已经够全面了,但一到要出发的日子,他发现他未考量齐全的事还有很多,信必须得重写才成。

    宋小五没说话,看着他写,看到一半,看他搁笔揉头,把写满了一张的信张揉成了一团扔掉,又重起了一张再写,她抬头看向了她这可怜的爹。

    这傻爹,这信要是如他这般写下去,就是写到明年这个时候也写不妥。

    他那满腔父爱与担忧岂是三言两语能道明白的。

    听到是她腿疼,宋二郎马上把她放了下来把她抱出了篓子,弯腰看她的腿,“瘀着腿了?”

    “没得事,站站就好了。”他一直背着也辛苦,宋小五不想让他累着。

    怕他多说,宋小五主动牵了二郎哥的手,宋二郎眼里除了吃食就只有小娘子最重要,见不爱人碰的小娘子牵了他的手,嘿嘿笑了两声就不说话了。

    宋张氏看着,摸了下小娘子的小脸,跟她道:“让二郎哥牵着你走,等会人就多了,别走散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