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决战

作者:棠溪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2K小说网 www.2kxs.cc ,最快更新寡人有疾,其名相思最新章节!

    玉珥看他这副理所当然且得意洋洋的面容,脸上难得露出了讥讽,故意道:“好像有点道理。”她挑眉,“然后你就开始利用席白川对你的信任,把他的人换成你的人?”

    “是啊。”

    她琢磨了一下自己八九岁的时候是在干什么,再去看安离八九岁的时候在干什么,最后发自内心地感慨——坏蛋果然是从小培养起来的。

    安离百无聊赖问:“还有什么想问的?”

    玉珥眯起眼睛道:“你知不知道,当初安温平也是害死灵王的主谋之一?”

    “当然知道。”安离冷笑,“从小到大,那老东西就特别想要掌控我,分明就是想要把我当成一个傀儡,在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我心里起疑,稍稍一调查就什么都清楚了,只不过那时候我还不能和他撕破脸皮,所以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听从他的安排,让他放松警惕。”

    玉珥拍了两下手权当鼓掌:“好心机,好算计。”姓安的,无论真的假的,都有一副常人所不能及恶毒心肠。

    安离非常赞同:“我也是这么觉得。”

    “时辰不早了,女帝陛下就委屈你今晚在这里暂歇一宿了,明日我再给你换个地方。”他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起身,微笑道,“我就不陪你聊了。”

    玉珥喊住他将要离去的身影:“等等。朕还有一个问题,朕体内的情蛊是不是你下的?”

    像是提起了什么特别好玩的事情,安离那张原本就长得讨喜的脸忽然变得更加生动起来,笑吟吟地回头问:“你怎么会这么想?”

    玉珥沉声道:“虽然吴老太一口咬定蛊毒是孟杜衡下的,但朕总觉得不对。如果是他下的,为什么他到死都没有利用情蛊对朕做什么?还有,吴老太出现的时机太巧了,原来消失了数年都找不到,却在我们特别需要她的时候出现,再加上她后来对我的做的事,朕有理由怀疑,她的出现根本就是为了取朕的性命。”

    这是之前一直怀疑的,但那日在岁山上她偷听到席白川和他的对话,听到席白川一再向他要解药,她就肯定了,这必定又是他布下的另一个局。

    她笃定道:“是你吧。”

    安离也没否认,点点头:“是我。”

    她疾声问:“另一只情蛊在谁体内?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席白川。”

    虽然早猜到这个可能性,但听到他亲口承认,玉珥心里还是骤然一疼。

    “你想利用情蛊控制我们?”

    安离嘴角的弧度扩大了些:“你大概不知道,情蛊还有一个同生共死的特性,如果体内有一只情蛊的人死了,那么另一只情蛊所在的那个人也会随之死去。”

    玉珥倏地睁大了眼睛,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于震惊,反而趋于冷静,她闭了闭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气:“朕明白了。”

    “你原先的计划,是让朕和席白川争夺江山自相残杀,假设最后朕赢了,朕为了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必定会杀了他,因为情蛊的特性,他死后朕也会随之死去,届时你就能坐收渔翁之利。”

    她都明白了,以前她一直做一个梦,梦见她亲手斩首了席白川,然后自己也随之倒下,原本以为只是那些都是虚幻的,现在看,那些倒都是暗示。

    “是这样没错,你说的都没错。”安离说这些话的时候,眼角眉梢都带着淡淡的笑意,洋溢着一股得意和骄傲,仿佛是觉得自己的计划多么完美那般。

    玉珥定定地看着他:“你真是布了一个好局。”

    他叹气,嘴角向下撇了撇:“可惜还是被席白川发现了,否则我不会这么快暴露身份的。”

    玉珥忽的一笑,笑容里更多的是疲惫和无可奈何。

    这段连累了两代人的恩恩怨怨,如今真相大白,才知其中诸多蹉跎。

    “孟云初啊孟云初。”

    他端端正正地朝她行了一个礼,微笑道:“告辞了,我的女帝妹妹。”

    他脚步一转,背对着她走了,夜风卷着枯叶风沙在他扬起的衣摆下盘旋,玉珥缓缓举起手,轻轻地回了一句:“再见了,孟云初堂哥。”

    话音落,羽箭离手,铁青色的箭头以破风之势直直朝着安离射去,安离倏地转身,一剑劈开了那羽箭,猛地看向玉珥,玉珥正朝着他冷笑,他怒气浮上眉间的,朝她的方向疾行几步,尚未到达,四下忽然响起了喊杀声,马蹄声,刀剑声。

    他恍然大悟:“你包围了我?”

    玉珥走到铁笼门前,手握住铁栏杆,面上一片平静,但眼底流转的色彩却越来越浓烈:“是啊,长孙氏数百年来镇压在北沙的铁骑,姑苏氏天生勇猛凶悍的骑射手,再加上朕的王军……你要不要和朕赌一场,这次是你赢,还是我赢?”

    安离捏紧拳头,倏地转身下令:“大军准备,随本将军迎战!”

    不多时,外面便响起了喊杀声,萧何上前查看那铁笼,内力灌注在手上,将铁笼生生撑出能让人钻过去的大小,玉珥叹服:“力气真大。”

    萧何干咳一声,率先出去将守在铁笼边的守卫全部击倒,再回来将她扶出来,按照他们之前的计划,这次以身犯险主要是看 席白川在不在军营里,现如今看,人应该是不在的,接下来他们应该要趁着两军开战乱成一团之际,逃出反军营地。

    刘季吹出一声长哨,他们骑来的三匹骏马挣开拴马柱飞奔而来。

    玉珥揉揉马头,将要翻身上马,肚子忽然疼了一下,使得她忽然无力蹬上马儿。

    “陛下?”萧何一惊。

    “朕肚子有点不舒服。”她紧紧皱着眉头,小腿有些痉挛,萧何抿唇,说了一声冒犯了,便一把提起她坐在马前,圈着她的身体,策马而出。

    一路上拦着他们的人很多,刘季在前面开路,长枪横扫一片,铺出一条血路。

    玉珥回头看敌营,心里有些失落。

    皇叔不在这里,那他去了哪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