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网 > 伊塔之柱 > 第十四章 血月与灰雾(上)

第十四章 血月与灰雾(上)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长安客重生暖婚:薄少的掌心娇宠恶魔囚笼网游之睥睨上古天才控卫网游之月球战争修真者的篮球生涯位面时间游戏大逃杀王

2K小说网 www.2kxs.cc,最快更新伊塔之柱最新章节!

    方鸻用红蓝铅笔、圆规与直尺在海图上划线,十月九日,七海旅人号穿过阿苏那海的南缘抵达灰鲸群岛,又越过那里向东进入圣休安,在卢弗林短暂停留之后,继续向北绕过金塔罗斯岛,深入圣休安角。

    阿苏那海位于诺格尼丝西南方,是毗邻伊斯塔尼亚的考林—伊休里安第三大近海,那里与阿苏卡雨林遥遥相望,考林海军在第二纪进入此地,并在灰鲸群岛建立了一个锚地,也就是后来卢弗林。

    那里先后被叛军与海盗占领,后来又为选召者解放,重新划归王国,延续至今。由于考林—伊休里安联盟对于旧世之梯山脉以南的区域缺乏管控,因此这里一直是自由锚地,七海旅人号才能在这里顺利得以补给。

    他们在这里停留了十二天,修复了船上大大小小的隐患之后,才继续扬帆向北,穿过卡-翠兰角与灰鲸群岛之间的佩托-卡尔基海峡,伊休里安蜥人的祖地金塔罗斯岛便位于灰鲸群岛的正北方。

    这里生活着塔达蜥族的一支,在‘大动荡’时期从圣地科尔蒂特兰逃离,包括祭司与占星术士,后来分裂成伊休里安的阿苏卡与卡-翠兰蜥族,方鸻曾经见过其中的一支。

    他与其中一位塔达祭司还有过约定,本来心血来潮打算深入卡-翠兰地峡,但两界通讯过了两个多月仍一片浑沌,也联系不上雨林之中的蜥族,更遑论找到塔达一族的聚居地,只得作罢。

    说来泰纳瑞克曾带给他一个消息,随着光海熄灭,血月降临,艾塔黎亚的蜥人面临两个选择——避世不出,或与帝国合作,卡-翠兰的蜥人们说不定已经封闭了与外界的联系。

    越过金塔罗斯岛的最东侧,圣休安角便近在眼前,考林—伊休里安的陆缘再一次进入七海旅人号的视野,那是与帝国迥然不同的风貌,竖直的峭壁,岩壁上茂盛的植被,垂落的瀑布,与飞越群山的扁嘴冠雀群——一种空海上特有的海鸟。

    “再往北,大约还有两天航程,我们就能抵达自由港了,”爱丽莎将一卷地图在方鸻身边放下,开口道,“凯瑟琳说私掠海盗在拉维亚角附近有一处秘密锚地,在那里有一座造船厂。”

    “那我们先去那里看看。”方鸻头也不抬地答道。

    “希尔薇德小姐听过那个地方吗?”爱丽莎又看向舰务官小姐。

    后者抬起头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她放下手中的羽毛笔,将它夹在笔记中,合上翠色贴金边的扉页介绍道:“那座土著小镇叫那瓦尔塔,杂居着当地的土著与从长湖地区南下探险的殖民者,大约有一千人生活在那里,是个官方记录在案的据点,没想到是王室私掠海盗的驻地之一。”

    “但圣休安角不是海盗的天堂吗,听说这里是目无法纪的人向往之地,也还会有普通人在这里定居,他们不惧怕海盗吗?”天蓝也在舰长室内,正在整理她的乐谱,听了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好奇地问。

    “不但有,还不少呢,”希尔薇德柔声细语回答:“从421年开始,就有人定居在圣休安,当然这里成为海盗猖獗之地是那之后的事情了。而且天蓝,你猜猜海盗是从哪里来的?”

    爱丽莎补充道:“圣休安远在王国的掌控范围之外,贫穷与蒙昧是孕育海盗的温床,那些土著的村落贫苦不堪,连海盗们看不上里面的财物,相比起一生困于此地,出生于此的年轻人无不向往空海上的精彩。”

    她停顿一下,“——而他们能接触到的唯一可行的方式是成为海盗。”

    天蓝眨眨眼睛,“王国不管吗?”

    “王国哪里管得过来?”希尔薇德笑了笑,像是在嘲讽那个她看不上眼的国王大人,“考林王室甚至命令不了南境,而埃尔德隆的矮人们只在意在圣山底下的矿产,精灵、伊斯人、沙漠之民都只在意自己的事。倒是你们的人,这些年一直在向南渗透,试图改变这边,并重建古老的圣休安航线。”

    方鸻这才忍不住道:“希尔薇德,星门港方面只是认为这一条安定的航线对圣休安、对考林、对伊休里安更有利。”

    希尔薇德并没有反驳他,只说:“是你们星门港的人,其他人可不这样,他们在辛塔安、巨树之丘表现得要有进攻性得多,具体怎么样,我们在帝国也见过了。”她一笑,“其实我并不反对,甚至有些欣赏,古老的政治就是如此,只是考林—伊休里安自己做不到而已。”

    “希尔薇德姐姐好厉害啊,怎么什么都知道?”天蓝赞叹了一声,“不过布丽安公主殿下不是正在反对那位讨人厌的国王陛下么,说不定等他下台之后,考林—伊休里安就能好起来了。”

    “但愿如此。”

    希尔薇德含笑地应了一句,俏丽的目光看向方鸻,“说不定要看你们的船长大人是怎么想的?”

    “我?”方鸻怔了怔,怎么又扯到他身上了,“我有那么大影响力么,你们是不是高估了我在布丽安公主那里的份量,我们也只不过见过她几面而已。”

    “公主殿下听你这么说肯定会狠狠教训你,”爱丽莎忍不住道,“她虽然和我们没见过几次,但是真心实意拿我们当朋友的,而且你以为考林—伊休里安之事你能置身事外?南境术士同盟、伊斯塔尼亚人、艾尔帕欣和芬里斯虽然他们各有各的政治主张,但明面上都是因为你才汇聚在同一面旗帜下的。”

    方鸻摇摇头,虽然这事好像还真是如此,不过他倒也没太在意。

    他于伊斯塔尼亚人、芬里斯和艾尔帕欣有恩,但恩情在政治的天平上值多少?除鲁伯特公主和云龙米尔琉希弥斯、老师安德是真心实意支持他之外,其他人多半拿他当一面旗帜而已。

    只不过他此前需要的,其实也仅仅只是这面旗帜的作用。

    “考林国内的事情,等界域通讯恢复之后再考虑吧,”方鸻说道,他又朝向夜莺小姐,问道:“最近一段时间,与星门那边的通讯有好转么?水晶塔网络呢?”

    “都没有。”爱丽莎摇摇头,“姬塔一直在负责这件事,但没什么进展。”

    方鸻不由沉默了片刻,跨界通讯一下中断了两个多月,令人感到有些意味深长,七海旅人号迫切想要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眼下没有任何途径。

    此前在卢弗林时那里也一样和外界断了联络,只靠着一艘一周往返一次的班船与附近的港口保持联系,但那座位于卡-翠兰地峡的港口同样也处于通讯静默之中。

    提到博物学者小姐,方鸻不由记起对方在之前的战斗中负过的伤:“姬塔眼睛好些了么?”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弹片从她眉角擦过,在切开了一条口子,其实并没有伤到眼睛,”爱丽莎答道:“只不过那里留下了一个疤,她有些苦恼,天蓝告诉她,等下一次复活就不会有了,气得我们的博物学者小姐掉了眼泪。”

    方鸻瞪了诗人小姐一眼,有这么安慰人的么?

    天蓝赶紧吐吐舌头,低头去忙自己的事了,她是好心,但老办坏事。

    崔希丝正打量着舷窗外的景象,夕阳的金光正沉入拉维亚角向东一系列曲折蜿蜒的陆缘之下,天边的云霞先收敛了色彩,变得如同火焰一般金灿灿,一片惨红色,然后渐渐黯淡下去。

    金红的光芒褪去后,只留下一片淡淡的湛青,最后是深蓝转化成一抹暗紫,云层上悬着几枚孤星,在入夜之前还十分稀疏,随着最后一道光跃入云海下,变得异常明亮。

    四周的景物也很快变得幽暗起来,远处的峭壁变得一片模糊,树林的阴影愈发深邃,林鸱偶尔发出几声啸叫,远在船上也有些瘆人,她看到远处起了一片不同寻常的雾气——靠近陆缘大雾天气很常见,但那片雾气好像在发光。

    崔希丝不由回过头来,正打算对其他人说点什么,但正是这个时候,舰长室的门被推开了,一身是汗的凯瑟琳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好像在自己船上一样随手取下一张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然后对众人说道:

    “起雾了,各位。”

    “雾?”

    听了她的话,方鸻回过头去,那里是舰长室后部的拱窗,风船距离陆缘大约一空里,但已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些发光的雾气。

    方鸻也从未见过这个形态的雾,时有时无的光线从雾气之中传出,将升腾的雾气本身映照成灰绿色,灰绿的雾气翻卷不已,仿若实质,渐渐向这个方向弥漫了过来。

    方鸻看了一下,发现七海旅人号已经很难避开,他立刻在意识之中联系上塔塔——而龙魂小姐已经主动开口,轻柔的声音传来,“骑士先生,那雾气不太一般。”

    “塔塔小姐,你认识那雾气么,”方鸻问道:“我从未见过这样的雾气。”

    妖精小姐闭上口,像是在记忆之中找寻着什么,半晌才摇了摇头,“银之图书馆之中没有对得上的描述”,最接近的应当是人们目击的幽灵船,但这一带并没有幽灵船出现过的记录。”

    她略微皱着眉,“艾德,那雾气不像是我们世界的东西,它在阻拦我对以太之海的感知。”

    方鸻吃了一惊,妖精龙魂其实自身就是以太生物,她们的实体不过是以太之海在物质世界的一段投影,所以塔塔与妮妮都有遮蔽一切窥探的能力。

    艾塔黎亚的物质界与以太之海互为倒影,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星辉与元素,以太生物就是在死寂区之中也一样能潜入光海,能阻拦她们对以太之海的感知?

    那是什么雾气?

    他立刻向一旁的凯瑟琳问道:“凯瑟琳女士,你什么时候发现那些雾气的?”

    凯瑟琳摇摇头,“我在外面指点箱子和罗昊他们的剑法,大概一刻钟之前,天色暗下去的时候,峡湾之中就起了雾气。”

    这位女私掠海盗担当起大猫人的工作,本来也是方鸻默许的,而且她胜任得更好,银之阶的实力足以抵挡住船上大多数人的联手攻击,并看出众人配合之间的生疏处。

    她对船上的人评价很高,箱子、罗昊与帕帕拉尔人三个人差不多就能应付她的攻击,而另一组梅伊与妲利尔也有差不多的实力,女仆小姐加上爱丽莎出手时,她甚至都要费一番功夫。

    船上这三个梯队,应付一般的敌人已经绰绰有余,放在她自己的船团之中也足够当她的亲信了,考林—伊休里安的私掠舰队人更多,但要说精锐,还远比不上这些。

    何况船上还有两个规格外的存在。

    凯瑟琳放下毛巾,看了看方鸻,她也和方鸻交过一次手,虽然最后胜了,但要是在开阔的地方——而不是在七海旅人号上,令方鸻放手施为的话,结果还真不好说。

    而且那一战将她累得够呛,她也不是没和战斗工匠交过手,但从未见过这么层出不穷的灵活构装,而且对方还没动用杀手锏——灰之王的炽天使。

    她停顿了一下,才再说道:“我对这一带很熟悉,峡湾之中入夜之后常常起雾,但那雾气很少会蔓延到空海上来,更遑论这么远的地方。我察觉到不对,才来通知你们。”

    “也就是说,”方鸻问道,“凯瑟琳女士也不清楚这些雾气的来历?”

    凯瑟琳点点头。

    方鸻已经走了出去,来到甲板上——罗昊、箱子和帕帕拉尔人都在这里,正趴在船舷边上打量着漫天的大雾,后两者还有些惊奇,而罗昊已经察觉出了一丝不对。

    他回头来看向方鸻,而方鸻并没有回应对方,而是直接放飞了一组发条妖精,发条妖精扑扇着羽翼掠过众人,向那雾气之中直扑过去,但才片刻——就与他失去了联系。

    方鸻只感到镜头之内一黑,那情形他也十分熟悉,他失去了与发条妖精之间的以太连线。

    他心下一紧,如果那雾气可以阻断以太之海与物质界的联系,他很担心塔塔小姐在其中会不会受什么影响,忍不住立刻问道:“塔塔小姐,你感觉还好吗?”

    “我没什么,骑士先生,”塔塔小姐温声说,“雾气只是阻断了我的感知而已,现在我们要做的是保护好七海旅人号,我们已经来不及退出雾气了,我担心会控制不了它。”

    方鸻放下心来。

    “我明白,塔塔小姐,尽量向陆缘靠近,”他当机立断,“如果发生了最坏的状况,想办法让七海旅人号搁浅在附近的陆地上,那样我们还有办法可想。”

    塔塔点点头,隐去了身形。

    方鸻这才走到船舷边,只是最坏的情况并未发生,他看到雾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完全将七海旅人号笼罩在其中的时候,并未发生任何异样——甚至塔塔小姐仍能操控风船。

    只不过她的感知一延伸到船外,就会被一道无形的壁障挡下。

    但大雾之中能见度极差,为了以防万一,方鸻还是让巴金斯和罗昊降下了帆,停下船,待雾气散去之后再继续行进,毕竟谁也不知道偏航之后前面会不会出现一面峭壁。

    就这样大概过了几分钟,塔塔小姐的声音又一次从他脑海之中传来:“艾德,有些不太对劲。”

    “怎么了?”方鸻问。

    “我们的船在动,我感到它在向一个方向前进。”

    这不可能。

    方鸻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是他们产生了错觉,虽然七海旅人号并未投下锚石,但风船自身的稳定性还算优异,在没有洋流与风的情况下不可能会自己前进的。

    但周围大雾弥漫,没有一丝风,空海上的洋流大多也和气流有关,无非是在元素层下产生了风元素流动,但这两者都没有,船是不可能会自己动起来的。

    “是惯性吗,塔塔小姐?”方鸻小声问。

    “不是,”妖精小姐轻轻摇头,“我们的船速度不慢,而且它的方向没有变过。艾德,我感觉不是我们在动,是周围的空间在动——”

    方鸻听得毛骨悚然,他从未听说过如此诡异之事,与之相比那些关于幽灵船的传说都是小儿科了,雾气本身纹丝不动,但周围的空间在推着他们向一个方向前进?

    难道他们是误入了一道空间裂隙之中?

    “凯瑟琳,”他立刻问道,“我需要知道这附近海底的情况。”

    “我们的船在动?”凯瑟琳不愧是老手,在一旁立刻察觉到什么,“这附近不是适合的锚地,你在这里下锚,锚石探不到静风层,没有任何意义。”她额头上也见了汗,“我们有可能撞上山壁么?”

    “那可能是最好的状况,”方鸻心下不安愈浓,“我担心的是那些不可知的状况。”

    空海之上的诡异事件太多了,尤其是在空间的乱流之中,马魏爵士的船团不就是这么失踪的么?他们是去前往找寻爵士船团的,可不想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正在这时,趴在船舷边的帕帕拉尔人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幽灵船!”

    方鸻马上听到罗昊的声音,“不是幽灵船,不过……那好像是一艘船的……残骸。”

    他向那个方向看去,才看到雾气之中影影憧憧的事物,从外形上看,的确能看出那是一艘船——有流线型的船身,剪艏,但无比巨大,仿佛一座小山一般,横亘在雾气之中。

    那巨船似乎从中一分为二,断裂开来,七海旅人号从它的残骸大约几百米外缓缓掠过,直到那一刻,方鸻才确认他们在动,或者说——周遭的空间在移动。

    与那山丘一般的残骸相比,七海旅人号微渺得像是一个孩童,肉眼可见的那高耸的船舷,如同城垣一般,只是那船的造型与风船迥异,上方似乎看不到与之相匹配的风帆。

    也看不到四周巨大的翼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了,从后面走出来的天蓝张大了嘴巴,虽然弥漫的大雾遮蔽了那条船近乎一切细节,但仅仅是一个巨兽般的轮廓就给每个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那究竟是什么啊?”她忍不住结结巴巴地问道。

    但众人并没有回答她,而‘啪嗒’一声,下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落在了甲板上。

    方鸻不由向那个方向看去,才发现雾气之中,不知什么时候一只有些奇特的虫子出现在了甲板上,它大概有巴掌大小,外形像是天牛与蜚蠊科昆虫的结合体,长着三对足,长长的触须,背后是灰白相间的斑纹。

    他目光才落在那虫子上,甲板上就接二连三响起了下雨一样的声音,又有十多只类似的虫子落在甲板上,晃动着触须,像是在探索着四周陌生的环境。

    看到这一幕,天蓝还好——一旁的夜莺小姐脸色都变了,一个箭步就躲回了舰长室内,但下一刻——一声尖叫就从舰长室内传来。

    “啊啊啊啊——!”

    夜莺小姐叫得撕心裂肺。

    ……(本章完)

本站推荐:舟神,你家中单又又又又超神了!玩转电竞:大神萌妻带回家从零开始敛财人生[综].长安客沙海网游之大盗贼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大盗贼网游之修罗传说

伊塔之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K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绯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绯炎并收藏伊塔之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