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网 > 末日狂花 > 20.牛肉干!

20.牛肉干!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宋记极品飞仙

2K小说网 www.2kxs.cc,最快更新末日狂花最新章节!

    咕——

    肠胃抗议的声音从肚子里传出来,商清逸扶着墙壁,饿到虚脱。

    之前到了广场后周围的风沙密度骤然变大,什么都看不见了,一回头,所有人都不见了,整个镇子又像是刚来时那样,安静极了。

    商清逸不知道自己在这晃悠了多久,这里一直都是黑夜,所有地方的钟表都停在了午夜12点的时间,如果不是肚子饿了,商清逸甚至要怀疑这里的时间停止了。

    她慢吞吞地挪进了一个蛋糕店里,毫不意外地看到了空荡荡的橱柜,失望感扑面而来,商清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倚着墙壁,毫无形象可言地盘着腿,一副脱力的模样。

    “再这样饿下去我就要吃自己的火球了。”商清逸仰着头,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嗒——嗒——嗒——

    细微的脚步声从外面的街道传来,在寂静的氛围下格外明显,一声一声缓慢又轻柔,却因为现下的状况显得十分诡异。

    商清逸仍然倚着墙壁闭着眼睛,盘着的腿却轻轻收了起来,蜷在身前,手中紧握着的骨刺横在胸前,随时准备一跃而起。

    脚步声仍然缓慢地靠近着,短促又带着丝小心翼翼,透出了一股畏畏缩缩的劲儿。

    “有人吗?”

    一个带着颤音的女性声音顺着风飘了过来。

    听着还有点像项雅。

    但是这声音太弱气了,只是三个字就能听出主人有多胆小害怕,商清逸不确定项雅是不是会发出这种声音。

    “有人吗……”

    那人又喊了一声,比之前那句声音小了一半,抖得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哭了出来。

    商清逸犹豫了一下,起身借着墙壁的掩护,透过破碎大开的玻璃门看过去,一个个子不高的瘦小女生站在街道中间,穿着在这种较冷的天气里很不合时宜的白色连衣裙,不安地四处张望着。

    当她看了一圈终于转头后,商清逸看清楚了她的脸,和项雅一模一样的脸。

    那人像是看到了商清逸一样,脚下一转就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有人在这吗?”她站在门口轻声问了一句。

    商清逸没出声,那人站了一会,绞着手指犹豫了好一会还是咬牙走了进来。

    她刚迈进一步,雪白的骨刺就已经抵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你……”她僵在了原地,脸也不敢转一下,只能拼命斜着眼睛往商清逸的方向看,“我,我没有恶意。”

    “你是谁?”商清逸手上使了点劲,尖锐的骨刺刺破了脖颈的皮肤,一点血红冒了出来,吓得那人慌忙叫道,“我是方文,我真的没恶意!我身上没有武器的,真的!”

    “你长得什么样?”

    “什么?”方文有点懵,一时反应不过来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商清逸满脸的不耐烦,“你把你自己的样貌描述一遍。”

    “呃……还,还算漂亮的。”方文磕磕巴巴地说道。

    “具体点。”

    “咳。”她干咳一声,小声地说道,“高鼻梁,杏眼,挺大的,嘴唇丰满,瓜子脸,三围是……”

    “三围不用。”商清逸不耐烦地打断她,“再具体点,身体特征什么的。”

    “呃……耳朵轮廓挺好看的,睫毛很长,牙齿很白,手脚都好看,腰细……”

    商清逸脸越来越黑。

    “啊,眼角和腰上还有个痣。”

    “有痣?”

    “有的。”

    商清逸看了眼她的脸,眼角并没有痣,仔细想了想,项雅身上也没有痣,倒是大腿上有一个蝴蝶胎记,“你身上有胎记吗?”

    “没有。”方文飞快地回答道。

    商清逸松开了她,把骨刺收了起来。

    方文这才敢转头看她,看到她的样貌时愣了愣,随即面带惊喜,“林逸!”

    “我不是林逸。”商清逸冷漠地绕开她径直往外走,方文却不甘心地跟了上来,“林逸!”

    “别跟着我。”商清逸本来就饿得头晕,听到她的声音更是烦得头晕脑胀。

    “你不是林逸吗?你是男的女的?”

    商清逸不理她,她也不在意,继续说道,“你可能真不是林逸,我之前也遇到过以为是队友的人,结果睡醒后发现是陌生的人,我就偷偷跑了,你现在看到我是不是也是其他人的样子?”

    商清逸仍然没理她。

    “那人好不好看!我不会变成了个丑八怪的脸吧。”方文吓得直摸自己的脸。

    商清逸冷冷地斜了她一眼,吓得方文把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垂头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

    商清逸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她只是随便乱晃着,镇子出不去,早在一开始她就顺着来时的路摸了过去,可那里似乎有一道屏障,挡着无法继续前进。

    镇子她本就不熟悉,走哪对她来说都一样,像这样乱晃,要是能遇到项雅最好,实在不行,能找到点食物也不错。

    商清逸胡乱地想着事情,无意识地走到了路口,几乎没怎么思考地就想往右边走,身后的方文突然开口了,“哎我之前是从那边过来的。”她几步靠了过来,似乎心有余悸般地拍了拍胸口,“就在那里遇到那个陌生女人的,可吓死我了。”

    陌生女人……这地方总共就两批人,方文和那几个人是一伙的话,那她口中的陌生女人很可能就是项雅。

    商清逸收回了刚要迈出去的脚步,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哪边?”

    方文抬着手指向了左边。

    左边靠近住宅区,从路口这已经能看到不远处密集的住宅楼了,马路也更宽阔些,再往里些甚至还有正在施工的楼房,现在自然是已经废弃了。

    商清逸有点想去搜刮食物,外面没有食物了可能是已经被别人搬光了,住宅楼里说不定还有些,那么多户,不可能每家都被搜过了,总有家还剩点粮食。

    小区的大门敞开着,门卫室的地上一大片干掉的暗红色的血迹,除此之外地面倒也还算干净,并没有末日刚爆发时满地碎肉肢体的惨况,大概是被这几天的狂风卷走了。

    进了小区,商清逸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可能有些天真了。

    住宅楼几乎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每栋楼上存活下来的玻璃窗屈指可数,几乎都被震得粉碎,一眼望去窗户口里黑峻峻的,有些连防盗窗都没能幸免,要么弯折了要么直接断了。

    不过想想也并不奇怪,她们那栋小别墅也是时时刻刻检查加固才得以幸存下来的。

    “啊,真惨。”方文棒读一般语调毫无起伏地说了一句,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问道,“你们之前住哪儿的?也变成这样了吗?”

    商清逸连白眼也懒得甩给她了。

    方文撇撇嘴,摸了摸肚子,“我好饿啊。”

    “自己找吃的去。”商清逸巴不得早点摆脱她,自己随便找了栋楼就要进去。

    楼道里一片漆黑,虽然在黑夜里待久了,眼睛习惯了黑暗,但也只能勉强看见眼前的楼梯,门牌号什么的都得贴着门靠近了看才能看见。

    商清逸在一楼的门前停了脚。

    房门半掩着,门前还能看到并不新的血迹,隐约还能看到玄关的鞋柜,商清逸轻轻拉开门,一声悠长刺耳的咯吱声随着她的动作突兀地响起。

    血迹是从玄关处延伸出来的,绕过玄关就是客厅,地上散乱着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有衣服有包装袋有日用品什么的,角落里还有个行李箱,明显这家主人匆匆忙忙整理东西想要逃难,却没能如愿。

    商清逸直接摸进了厨房。

    灶台上有锅,一揭开锅盖,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就扑面而来,锅里炖着已经腐烂变质看不出原材料的食物,黑乎乎的一锅,不论从外观还是气味上都让人作呕,商清逸皱了皱鼻子,用力盖下了盖子,厚玻璃的锅盖在不锈钢的锅上磕出了重重一声。

    靠近窗户的地方已经被风吹得一片狼藉,那里正好放着一排调味料,胡乱倒在一起,染得整个台面都脏兮兮的。商清逸翻了几个柜子,只找出了一瓶拧得挺紧的白糖和一颗用报纸包着的大白菜。

    大白菜外面的叶子都蔫了,最里面倒还算新鲜,但毕竟不是密封的,还在外面放了这么久,就算商清逸再饿也不敢冒险吃这个的。

    厨房里没有冰箱,商清逸抱着糖罐又摸到了餐厅里。

    餐桌旁边的角落里有一台挺大的冰箱。末日以后就断了电,冰箱早就不制冷了,放在冰箱里的东西自然也没法保鲜了,一打开冰箱门就闻到了一股酸腐的气味,不算浓烈,但隐隐约约萦绕在鼻尖的味道还是让人脑仁一窜一窜地疼。

    商清逸动作略显暴躁地在冰箱里翻了翻,已经变质的食材被她一股脑地拨了出来,哗啦啦地掉了一地。冰箱里大部分都是存放在保鲜盒里的菜,上面还贴着标签,几月几日吃哪一份,粗略数数大概是一周的分量,但是放了这么久也早就不能吃了。

    零食少得可怜,只有一袋薯片,商清逸顾不得翻找其他层,直接打开包装袋飞快地把薯片吃掉了。

    本来已经饿过头没什么感觉了,吃了一点以后不仅没感觉到满足,反而唤起了之前那股饥饿的感觉,饥饿感一波一波袭来,商清逸懊恼地按了按肚子,只能拉开下面的冰箱门,继续寻找食物。

    下面都是冷冻层,原本是用来放肉和冷饮的,冰箱不制冷了,肉也变质了,冷饮也早化了,她总不能抓着冰啃吧。

    卧室和书房里的窗户都碎了,里面被狂风吹得乱七八糟,商清逸只看了一眼就放弃了,要从这里面找食物无异于在垃圾堆里翻牛排。

    整个家还算完好的就只剩不挨着窗户的客厅和餐厅了。

    商清逸不死心地把客厅重新仔细地翻了一遍,终于从茶几的抽屉里找出了一条没拆封的口香糖和一包饼干,两袋咖啡,电视柜里还有把瑞士刀和一把螺丝起子。

    商清逸翻了个背包,把这少得可怜的东西装了起来,出门决定到对门再碰碰运气。

    对门是和这边同样的格局,商清逸熟门熟路地径直进了餐厅找到了冰箱,一打开冰箱门她眼睛都亮了。

    这家的主人显然是个吃货,冰箱里各种零食都有,甚至还有完全没拆封的牛肉干!商清逸觉得自己都快哭了,饿了这么久突然见到了肉,人生的大喜大悲莫过于此了!

    商清逸把能吃的东西都扫进了背包里,还有两大瓶橙汁和一瓶纯净水,背包放不下,她索性又去了趟隔壁,把行李箱拉了过来。

    东西装好后她才坐在小凳子上,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牛肉干,喜滋滋地吃了一口。

    真幸福!

    她一口就咬掉了一半,嘴巴塞得鼓鼓囊囊的,满嘴的肉让她的幸福感直线攀升,之前还烦躁的心情一扫而空,甚至高兴到想摇头晃脑。

    然而她没能晃起来,刚转个头,就看到了餐桌后面,一具惨死的尸体正趴倒在地上面对着她,瞪得滚圆的眼睛暴凸出来,死不瞑目地盯着她。

    商清逸咀嚼的动作停顿了两秒,又继续飞快地嚼动起来,眼睛却一眨不眨地和地上的尸体对视,一边咽下嘴里的食物,继续咬着手上的肉。

    直到牛肉干连渣都没剩下,商清逸才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把最后一丝肉味卷进口腔,起身走了过去。

    一团小火苗从指尖窜出来,照亮了这个角落。

    尸体还是新鲜的,已经完全僵硬,看起来应该是才死去不过一天,这么近的时间,很有可能是和那几个人一起的。

    商清逸捏着两根手指把尸体翻了个面,并没有发现明显的致命伤,到目前为止她还没发现什么危险的情况,这人是因为什么死的?

    这时,一个黑色的小点吸引了商清逸的注意。尸体的眼角处有一个小小的痣,因为室内很黑,不靠近的话根本注意不到。她突然想起了方文之前的描述,连忙掀开了尸体的衣摆,果然在后腰处看到了一个黑痣。

    也因此,她还看到了后腰上的一个小伤口。

    是一个直径大约有一厘米的伤口,边缘平整,深可见骨。商清逸靠近了点仔细观察着,创口十分干净,没有血迹没有毛糙的碎肉,像是被钻出来的洞。而几乎裸露出的白骨上还有一个小洞,比针眼大不了多少,商清逸几乎瞬间就想到了之前那些被白骨丧尸吸食了骨髓的人。

    她猛地站了起来,丢下尸体,拖着行李箱就往外走。

    楼上的房间她已经没心思再去了,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已经完全不需要直觉,一个尸体就足以表明这里可能十分危险。

    商清逸的脚步加快,行李箱的轮子在地上摩擦着,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

    出了住宅楼的时候,商清逸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顿时惊得她后背冒出一片冷汗。

    住宅楼里那些黑峻峻的窗户里,或多或少地挤着皮肤泛着铁青色的脑袋,已然白骨化的爪子扒着窗框,手掌扎在碎玻璃上也毫无感觉,无数呆滞的目光汇集在商清逸的身上,渗得她恨不得立刻拔腿狂奔。

    这里竟然是白骨丧尸的聚集地!

    顾不上思考为什么白骨丧尸会在这里,商清逸只想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方文早就不在这附近了,商清逸拉着行李箱飞奔出小区,刚跨出大门,门卫室里的保安就招手吼了一嗓子,“慢点,别摔着。”

    商清逸像被定了身一样,猛地停下了脚步,脖颈僵硬地转动着,视线对上了门卫室里的人。

    一个相貌普通的大叔一手搁在门卫室的窗框上,倚在那悠闲地抬了抬手,笑容满面地打了个招呼。

    月光下,大叔的样貌越发模糊,唯独那弧度非常大的诡异笑容清晰地印在商清逸的眼睛里。

本站推荐:神兵奶爸小说章节目录面具下的神秘爱妻龙乐乐端木爵甜蜜婚令:陆少的医神娇妻女神的上门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级赘婿,主角:赵旭)你的爱似水墨青花小说章节目录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丑女宠上天:帝尊,滚远点神武至尊天下第九夫人路线

末日狂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K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挪小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挪小爷并收藏末日狂花最新章节